下书楼 > > 总裁在上我在下 > 第1074章靠在她的怀4里睡着!
    >    宫欧自信地道,“他敢不答应么?”

    好吧,如今的乔治不管在哪方面都处于劣势。

    时小念转了转眸,问道,“对了,你是去主幢楼见的乔治吧?有没有看到哥?”

    闻,宫欧往后仰了仰,唇角微勾,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“你怎么知道在主幢楼那边能见到他?”

    “我也会分析好不好。”时小念郁闷地道,随即眼睛一亮,“这么说你见到哥了?”

    宫欧的脸色慢慢沉下去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哥又乔装改扮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我也能一眼就认出来。”宫欧冷冷地道,语气间隐隐有着愠怒。

    这怒火显然不是冲着她来的,而是冲着宫彧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主幢楼应该上上下下很大,你只是过个门没见到也不奇怪。”时小念安慰他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奇怪,可他明知道我们来了,还避而不见,他到底想干什么?”宫欧冷漠地道,“他把这里当什么,避世天堂?”

    居然藏得那么深,连他见一面都难。

    原来是在责怪宫彧不肯现身。

    “哥肯定有自己的理由,反正我们也要在这里呆上几天,他会出现的。”时小念安慰他道,从旁边拿过一本金色的册子,“对了,刚刚有人送来这几天的行程,晚上有宴会,人应该会很多,到时我们再观察下。”

    宫欧接过来,冷冷地瞥了一眼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累不累啊?这几天你又没休息好,我给你捏捏肩。”时小念说着替他脱下西装,半跪在沙发上给他捏起肩来。

    捏了两下后,宫欧的脸色越来越缓,闭上眼享受着。

    “舒服吗?”时小念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宫欧按住肩膀上她的手,牢牢地握住。

    时小念笑了起来,“你这样抓着我怎么给你捏肩?”

    话落,宫欧往她的怀里靠了靠,整张脸都贴到她的身上,像个孩子寻找依靠一样,呼吸有些绵长,“时小念。”

    时小念愣了愣,心疼地伸手环住他的肩膀,“我在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离开我,不要让我找。”宫欧靠在她的怀里闭着眼睛说道,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一抹无奈和疲惫。

    时小念低眸凝视着他,伸手抚上他的脸,“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一直在你身边,我陪着你做每一件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宫欧用力地说道,更加往她怀里靠去。

    这一靠,宫欧就靠了好久,直到在她的怀里睡着,时小念看着他眼下泛的青,不忍叫醒他,于是一直跪坐着抱住他。

    本以为两大家族关系和解,宫欧头疼的事就没有了,没想到现在找人找到兰开斯特家族来。

    宫彧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就算他有自己的理由为什么不现身一见,他不知道宫欧有多在乎他这个哥哥吗?说着要为宫欧分忧,可凭白又让宫欧担心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时小念忍不住有些责怪宫彧,他真是随心所欲太久,忘了被他留下的人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宫欧在时小念的怀里一直睡到晚上才醒,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,周围已经站了一堆的人。

    封德、孩子、罗琪还有一堆保镖和拎着衣服的佣人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灯光很是刺眼。

    宫欧从时小念怀里坐起来,人仍紧紧靠着她,伸手按了按眉心,不悦地低吼出声,“都站在这里干什么?要造反?”

    时小念揉着发麻的双腿,连忙道,“他们都在等你,宴会的时间到了,我们赶紧换衣服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闻,宫欧这才发现罗琪和两个孩子已经换上礼服。

    他睡了这么久?

    罗琪是像月光一样的女人,稍加装饰便美得惊心动魄,这会见宫欧臭着一张脸有些无奈,“你别再靠着小念了,躺她腿上睡这么久,也让她活动活动,血液都不循环了。”

    宫欧的目光一震,立刻转头看向时小念,目光落在她正在揉腿的手上。

    时小念连忙停下动作,讪讪一笑,“没有,我挺好的,也没感觉有多久。”

    宫欧的眉头拧得紧紧的,伸手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脸,“傻成这样,谁教你的!”

    居然任由他睡了这么久,她不要腿了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

    时小念小声地道,捂住脸颊。

    “不要捏mom嘛。”宫葵从一脸淡漠的宫曜身旁走上前来,提着裙摆冲到宫欧身旁,拉着宫欧大大的手一脸正义地道,“mom好爱你的,你不要打她。”

    宫葵还以为自己经历家暴现场了吗?

    宫欧低眸瞪她,“你怎么知道她爱我?”

    宫葵学着他的样子瞪圆了一双大大的眼睛,郑重其事地道,“因为mom都抱你睡,不抱我睡啊,她爱我又不抱我睡,就是更爱你啊!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罗琪站在那里忍俊不禁,见夫人都笑了,一屋子的人都憋不住地偷笑起来,又不敢笑得太厉害,偷笑全变成了咳嗽声。

    时小念尴尬极了,脸有些通红,拉过自己的宝贝女儿,“别胡说了,帮我去拿衣服,我来换。”

    当这么多人面说什么抱着睡不睡的,真是童无忌。

    宫葵眨巴着大眼睛,一副不知道我说错了什么的呆萌样。

    时小念站起来要走,手被宫欧按住,她看向他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宫欧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眼睛里透着光,好半晌才慢条斯理地道,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女儿的逻辑思维很好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原来你更爱我多一些,比对孩子们都多。

    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时小念窘得不行,连忙甩开他的手推着宫葵离开。

    宫欧看着她的背影,唇角的弧度放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总算知道笑了。”罗琪款款走到宫欧的身旁坐下来,声音柔和,“还是小念能让你开心。”

    宫欧转眸看向她,没有说话,薄唇抿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为找你哥的事烦,但你不要太着急。”罗琪说道,“我现在看开了很多,只要他还平安着,我心里就是定的。”

    根据他们的分析,宫彧暂时肯定是安全的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回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宫欧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这么想才是,大家都很关心你,小葵一下午都跑你身边好几趟,还给你拿毯子盖,holy也是,他故意在大厅里冥思,知道他这个时候没人会上前打扰,也就不会打扰到你睡觉。”罗琪笑着说道,“你是大家的精神支柱,如果你太过烦心紧张,会让他们也不安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宫欧抬了抬眼,眸中有着触动,好久,他颌首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罗琪拍拍他的肩膀,“去换衣服吧,我去到个场就回来,小南瓜还在睡觉,我得守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宫欧应道,从沙发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那里的封德立刻朝身旁的人道,“毛巾。”

    新一轮的伺候就这么开始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的兰开斯特庄园份外幽静,游泳池的水在灯光下泛着光。

    宴会厅是独立的一幢楼,周围布满保镖,宾客们笑容满面地穿着华服走进去,在周年祭正式开始之前,谁都没必要哭丧着个脸,哪怕是莫娜的亲人们,都是热烈地畅谈着时事。

    宴会厅的大门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人声便刺破了安静的黑夜,时小念搂着宫欧的臂弯缓缓走进去,身上穿着一袭复古的裸粉色礼服,像花朵一样盛开的及地大裙摆让她有种穿越回14世纪的错觉,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裙摆的沉重。

    他们一走进去,很多宾客便围上来应酬,与其说是应酬,不如说是逢迎。

    宫欧端着酒杯淡漠地迎着所有的虚礼,风头一时盖过乔治。

    在一通应酬后,乔治携着自己的妻子走向他们,一头金色的短发打理得发亮,连些许白发都看不到了,他的妻子站在他的身旁稳重大气,一派优雅的姿态,只是比较起罗琪,还是少了很多的韵味。

    时小念站在宫欧的身旁打量着这两个人,忽然想到伊妮德。

    伊妮德被带回来也只能做个见不得光的,这种宴会她自然是不能出席的,看着这边灯红酒绿、熠熠生辉,不知道伊妮德现在在某个角落做何感想。

    她为了这个男人连儿子受苦都可以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乔治和宫欧虚伪地寒喧着,时小念听了一会觉得没意思,便欠了欠身转身离开,走到一旁给宫曜、宫葵拿吃的。

    长长的桌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美酒美食,时小念给孩子们选着,不时有女眷过来和她攀谈。

    她不认识太多,幸好李清研在她耳边小声地提点,时小念便也一一应付过去。

    参加这种宴会还真是累啊。

    “清研,你也吃一点吧。”时小念端起一块蛋糕递给李清研,然后又端起一杯水喝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清研站在她面前笑出声来,“很累吧?这种宴会大多就是为了攀人情而存在,你现在就像是块猎物,谁都盯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时小念无奈地笑笑,一转头就看到有个男人正推着自己的女伴,不时往这边看来,应该是要女伴来结交自己。

    “宫欧现在的风头在贵族中很盛。”时小念说道。</div>http://www.123xyq.com/read/3/3666/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