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书楼 > > 总裁在上我在下 > 第1100章最后的时间到了
    >    他要看到宫欧后悔莫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时小念往前走了两步,“你还真是机关算尽,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刺中宫欧的最痛处吧?”

    宫欧喜欢的,他毁;宫欧自豪的,他毁……

    听到这话,乔治顿时更兴奋了,一双蓝眸发亮,有些激动地看着她,“我拿出所有来跟宫欧玩这一局,不玩到极致怎么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这样抓住宫家的人,名望已经彻底丧了,兰开斯特家族的声誉也跟着毁在他的手里,光让宫欧死怎么弥补他所付出的代价?不够,太不够了!

    时小念隔着宫彧高大的影像看着乔治,眉头越发地蹙紧。

    被宫欧喊话这么一刺激,眼前的乔治更加不像个高高在上的贵族了,脸上的狰狞、眼中的疯狂都在告诉她,乔治已经什么都不要了,就要宫家人极剧痛苦地死去……

    她明明记得,之前的几次交锋乔治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时小念转过头望向远处沙发上坐着的莫娜,莫娜美丽而鲜活地坐着,一双红唇尤其娇艳,乔治有那么多的儿女,当初比特摔“死”在眼前都毫不在乎,就算再疼爱这个莫娜,真会为了这个女儿付出这么多么?

    倾其所有,做好同归于尽的准备只为一场报复?

    看来她和宫欧真的都不够了解乔治,否则也不会走到这一步,还以为乔治除了enid(伊妮德)不会为别人妥协。

    伊妮德?

    这个名字跳入时小念的脑子里,像创作漫画时有灵感突然袭入,时小念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她还以为乔治签下屈辱的百年合作计划是为了麻痹宫欧,让宫欧神经放松地走进兰开斯特的庄园,进入他的局里。

    可现在再仔细想一想,乔治签那计划时是一种极大的妥协,在所有人面前已成屈辱,甚至被家族里的各方势力找着借口被逼下台,可乔治还是签了……

    “其实你有这样同归于尽的想法不是在百年合作计划之前,而是在之后吧?”时小念看向乔治的脸,眼神格外坚定。

    乔治冷冽地瞪向她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既然选择了为伊妮德妥协签约,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,要这么来报复我们?”时小念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百年合作计划之后应该一切都结束了,为什么还要血腥地延续所有的一切?

    听到“伊妮德”的名字,乔治的神情大变,双唇有一秒的颤栗,头极不自然地转动着,一双蓝眸中神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时小念紧接着问,“那么多年了,好不容易把她带回你身边,为什么不好好过日子?难道伊妮德还是不肯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的脸变得越发难看不自在,一只脚竟往后退了一步,十分抗拒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伊妮德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?”时小念见他这样倒像有些变成疯子的趋势,于是继续咄咄逼人,“你为莫娜做不到程度,只有为了伊妮德,因为她是你得不到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又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外面,宫欧正派人不断地向乔治喊话,字字句句都是在侮辱乔治,仿佛巴不得他们这些人质被撕票一般。

    一重一轻的两种声音交织在一起,乔治被刺激得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时小念能让高高在上的兰开斯特乔治被她带了节奏,宫欧一定猜不到。

    正想着,乔治猛地抬眸瞪向她,直直地穿过虚幻的影像冲到她面前,死死地抓起她的手臂,“你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跟我讲废话?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的儿子女儿!我现在就让他们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给我在这里风平浪静?知道宫欧不救你了,你也不想救你孩子了?”乔治攥着她的手将她一路往后推,把她用力地撞到墙上,大声地吼道,“是不是要我杀了他们?啊?”

    时小念被折磨得不轻,这一撞让她整个人散了架,她痛苦地咳了几声,抬眸看着眼前的乔治,沙哑地开口,“好,我找,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乔治死死地瞪着她,“我警告你,再说这些废话我就把你儿子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剜下来!”

    残忍的语让时小念的心脏一阵剧痛,她愤怒地瞪向他,咬了咬牙,终究什么都没说往前走去,在无数的影像中找寻着真实。

    一旦她冷静下来,真实影像其实并不难找。

    虚假的影像做得再逼真也不是真的,眉眼做得再像,眼中的神情、唇角弧度表达的意思也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天天对着孩子们,一个小小的表情她都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时小念在众多影像中找到了被定格的宫曜和宫葵,两个孩子直直地站在那里,身上都被换上了用来混淆视线的白色衣服。

    宫葵站在那里,眼睛瞪得大大的,并没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宫曜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,两只小手捂上了妹妹的耳朵,他在保护妹妹,他知道妹妹下一秒就会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捂耳朵恐怕是因为……他们面对的是枪。

    宫葵最害怕枪声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孩子的影像,时小念心疼极了,眼睛酸涩,雾气朦胧。

    她和宫欧说好要给孩子们最健康的成长,可却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面对危险……

    “你找到了!”乔治鬼使神差地出现在时小念的身后,有些激动地问道,“没错,这才是真正的即时影像,恭喜你,你的孩子们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她怎么可能会信呢。

    他要她痛苦,再燃起她的希望,最后再一把吞噬干净。

    时小念没有表现出来,只眼含着泪问道,“那你是不是该放了他们?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还有你的义父和兄长呢,把他们全找出来,我就把他们全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,这是他们唯一的生机,全攥在你一个人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乔治笑着说道,伸手整理着身上的衣服,优雅无比。

    发现她在照他的步骤走,乔治就自如了很多,恢复了他高贵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要好好想想,怎么撑到宫欧出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时小念望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然后继续寻找封德和宫彧,这一回,即使通过细节找到了即时影像,她也没敢让自己的表情泄露太多。

    她假装一直在找,一直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外面宫欧的人还在喊话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时小念焦急,乔治设定的半小时一到,她还能有什么办法拖延时间呢?

    乔治重新坐回了沙发,没有表情地盯着自己腕上的手表,手指调整着手表的位置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而那些那些保镖,一个个脸上都露出焦躁不安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说不定宫欧真会炸了整个庄园。

    “先生。”一个保镖大着胆子走到乔治的面前,说道,“看样子这女人是找不到了,不如把她的双手双脚全给卸了,我拍下影片送到宫欧那里去,他这么宠这女人肯定受不了,让他尝尝万箭穿心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就能走出这里去求宫欧不要炸,让家人们活下来。

    闻,乔治抬头看向他,从沙发上站起来,慢条斯理地道,“有些道理,把你的枪给我,我来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保镖一喜,连忙将身上的手枪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时小念站在一堆影像中央,眼睛睁大,难以置信地望向乔治。

    这就要动手了?

    不,她还没有等到宫欧,她不可以让宫欧失望。

    乔治慢悠悠地接过手枪举起来,黑色枪口远远地对准时小念,一张脸上写满残忍。

    “时间还没到,你给我时间找人的!”

    时小念害怕地往后走去,她要等宫欧,她一定要等到宫欧,她往墙边走去,人就要躲进转角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刚刚还在说话的保镖就在乔治面前直挺挺地倒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时小念的双腿一阵发麻,震惊地望向乔治。

    只见乔治站在那里,脸上、身上全是近距离射击溅到的鲜血,低头瞪向地上死不瞑目的保镖,眼睛瞪得几乎突出来,咬牙切齿地道,“这么久过去,宫欧早就有布署,现在出门一定会被逮住!”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旁边的保镖们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们被宫欧这么一吓都想跑出去求饶!”乔治将枪口对准他们,鲜血染得他面目份外恐怖,“你们的家人都被我控制着,谁还想出去?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不想出去!”

    保镖们立刻表忠心。

    乔治举着手中的黑色手枪,双眼瞪着他们,“谁也别想打乱我的计划!我说这游戏怎么玩就该怎么玩!否则,全都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像是从十八层炼狱发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时小念靠在墙边望着乔治这个样子几乎站不住脚,忽然,就听大厅里的钟声停止了,她立刻往墙上的时钟望去。

    乔治定的半小时到了。

    而宫欧……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怎么办。

    时小念背靠着墙,耳边传来沉沉的步伐声,一转眼,乔治已经走到她的面前。</div>http://www.123xyq.com/read/3/3666/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