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书楼 > > 总裁在上我在下 > 第1101章恨,她恨我?
    >    他提着枪站在那里,脸上的血擦都没有擦一下。

    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时小念背靠着墙壁倒吸一口凉气,道,“连给你卖命的人你都能下狠手,你这人真是冷血。”

    要拖延时间,一定要拖延。

    宫欧说半个小时炸了庄园,那他就一定能如约在这个时间里找到她,他最讨厌爽约了。

    “没人能改变这最后的结局,没有。”乔治咬着牙道,慢慢举起枪冲向她,“怎么样,你找到你的亲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找到又怎么样,我难道还能真信你会放过他们吗?”

    时小念道,背后的墙壁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闻,乔治死死地瞪着她,很是不满,半晌,他冷冷一笑,伸手擦了擦脸上的血,却将整张脸擦得更加狰狞,“那你就是要眼睁睁看着他们死了,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时小念急忙打断他的话,“差一点我就能找到了,求求你,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,我真的想找到他们。”

    她哀求着。

    “你又求我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求你,我求求你,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,你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真的能找到他们,求求你,我不想害死自己的家人……”时小念急迫地说道,眼中含泪,双腿慢慢弯曲就要跪下。

    “啧,宫欧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又该心疼了吧。”乔治得逞地笑起来,再次擦了擦自己的脸,蓦地,他质疑地瞪着她,猛地将枪口抵上她的额头,“不对!你刚刚不是这么说的!你想拖延我的时间?你当我这么好骗?”

    时小念没能跪下去,整个人半弯着腰站在那里,呼吸几乎停住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眼前的乔治还没有疯得彻底。

    “时小念,这结局我说了算。”乔治瞪着她道,一手握着枪,一手扬起手中的摇控器按下。

    整个大厅的影像一个接一个地消失,最后只剩下三组。

    和她找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时小念的身体一寸一寸变冷,没人比她更明白,此刻的乔治到最疯狂的时候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?”乔治站在她面前问道,“用你们中国的话说,我大发慈悲,再让你多看他们一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乔治按下手中的摇控器,宫彧的影像首先动了,只见他不顾一切地冲向前,将地上遍体鳞伤的洛烈从地上拉了起来背到身上,他背着洛烈一步步往前走,直到几把枪同时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旁的封德影像也跟着动了起来,封德将口吐鲜血的苏瑶瑶牢牢地抱在怀里,脸上全是愧疚,一头短发如银雪一般,整个人苍老得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时小念看得难受,说好一家人要集体去旅行的,结果竟到了这步。

    宫彧、封德……乔治让他们每一个人都亲眼看着自己最在意的人痛苦,分别折磨他们的精神和身体,享受着这种报复的痛快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乔治说道。

    离时小念最近的影像跟着动了,只见宫曜捂住了宫葵的耳朵,罗琪抱着最小的小南瓜一步步艰难地走到最前面,挡住了两个孩子,本该美丽如画的脸上多了好几处伤痕,她的神色坚韧,没有一丝惧怕,只是一双手却抱得格外紧。

    她是在强撑。

    她快没有力气抱住怀中的小南瓜了。

    母亲……

    时小念咬住了嘴唇,不让眼泪掉下来,她转过脸痛恨地瞪向乔治,乔治得意地看着她摇了摇手中的摇控器,“那我们先从谁开始?宫彧?封德?还是你的孩子?”

    不要。

    她不要他们出事,能救他们的、能拖住时间的只有她。

    只有她能救所有人,只有她……

    她要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好了,人的失控都是被一层一层叠加起来的,宫彧吧,在这里边,你对他的感情该是最浅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小念浑身发冷。

    不。不可以。

    对,宫欧说过她不能跟着乔治的节奏走,她不能被带着走,她要拖时间,她要让乔治跟她的节奏。

    乔治最紧张的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伊妮德。”时小念几乎是没有思索地喊出这个名字,喉咙难受得厉害,声音沙哑。

    乔治的目光一晃,狠狠地瞪着她,“你又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紧张的果然是伊妮德。

    可是她能说什么,伊妮德一直和乔治在一起,她又能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时小念咬了咬唇,道,“你知道伊妮德和我讲过你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她会同你讲?呵。”

    乔治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当然,在13区的时候我就住她的房子,和她的关系还不错,因为比特她同我讲过很多你们的事。”时小念吃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她一定要拖住时间,她要保护孩子们,保护义父和母亲他们……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她从来都是沉默寡的人,哪会和你聊!你想拖我时间太妄想了!”乔治握住枪的手十分用力,用力得能看到青筋突出。

    他语气这么激动却不是直接说不想听,竟说伊妮德沉默寡,难道伊妮德真的没和他聊深过什么?

    他……想知道?

    对了,在百年合作计划上,比特当场“死亡”,当时的伊妮德晕了过去,痛苦无比,虽然她爱乔治比爱自己的儿子深,但儿子死了,肯定也是悲伤。

    加上乔治本来就有妻子,家族内斗不止,这一阵以来两个人各有所忧,伊妮德和乔治并没有过什么甜蜜的日子,更谈不上有多少的倾诉。

    那她就随便编了。

    “她说过,她不断放弃你、逃开你都是为了你,为了你能在自己的领域发挥所长。”时小念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用你说!”乔治冷冷地道,拿起摇控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一滴冷汗从时小念的额上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,那你知不知道伊妮德早就后悔了,百年合作计划是她和我们的合作成果!”时小念凭着多年画漫画的脑洞开始胡扯,心里却完全没底。

    她只能乱编,编得越离奇越能让乔治质疑好奇,她能拖住的时间就越长。

    不知道乔治和伊妮德多年分离的时间是不是能让她有可乘之机……

    闻,乔治的脸色瞬间变了,死死地瞪她,“你胡说什么!她就是不想和我在一起,也绝不可能背叛我!”

    他和伊妮德是青梅竹马,她只是一直逃而已,她从未真正背叛过他!

    见乔治这个样子,时小念知道机会来了,立刻道,“你是不是还在猜,她做这一切都是爱你?她一次一次逃离是为了你的前途?甚至你虐待你们的儿子,她都不出来,也是为了你有更好的天地?”

    事实确实如此,但她憎恨乔治,不愿意给他那么好的一个爱情美梦。

    太多年了。

    他和伊妮德错过那么多年,估计久到他已经记不清他们之间还能剩下多少的情份,久到他已经不敢妄想伊妮德有多爱他。

    乔治瞪着她,没有说话,拿着摇控器的手始终没有按下去。

    见状,时小念吸了吸气,继续开口,此时的她发声都困难,但她别无选择,“你错了,从她自己毁容开始,她就开始怨恨了!你以为她是心甘情怨毁容的吗?不是,是你妻子瞒着你一次次折磨她,威胁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妻子?”乔治质疑,“不可能,她就是不甘也绝不会有那胆子,她知道她只是个摆设的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看女人的嫉妒心了。”时小念说道,“就是她逼伊妮德自己毁容,就是她让伊妮德在13区一躲就躲了这么多年,这些年,伊妮德躲在暗处看着你虐待儿子,看着你荣华富贵,就是曾经有那么一点感情也早就灰飞烟灭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半真半假。

    “她对伊妮德做了什么?她做了什么!”乔治激动地吼道,手指几乎扣下扳机。

    她怎么知道……

    时小念咬牙,“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知道伊妮德曾经是爱过你的,只是这点爱早就不在了,她怨恨你,怨恨你的妻子,她想报复,所以有了我们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她爱过我?”乔治的眸光一僵,“她亲口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了这么多,他只在意这一句?不应该是气恨报复么?

    时小念看着他,“那是曾经。”

    宫欧,你在来的路上了吗?

    你找到大家了吗?

    “她真的这么和你说过?”乔治盯着她道,伊妮德这一生都未曾同他这么坦白过……

    “是,那个地下水道是她建的,你知道里边有一句话么?”

    时小念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乔治立刻问道,握着枪的手颤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啊!我让你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说,不然我现在就毙了你!”乔治大声地吼道,精神状态比刚才更差。

    时小念在心里默数着时间,然后慢慢说道,“乔治,我对你的恨只能永生永世埋葬于此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乔治的脸色一片惨白,踉跄地后退了两步,“恨,她恨我?”

    时小念狐疑地看着他,她本来只是想说些离间乔治和伊妮德的话,好让乔治质疑,他就会急着去质问伊妮德,她就能拖到时间。

    可乔治……怎么会是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,没有愤怒,更没有想去找伊妮德求证。</div>http://www.123xyq.com/read/3/3666/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