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书楼 > > 总裁在上我在下 > 第1102章我宫欧就跟你比疯狂
    >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是他清楚地知道伊妮德不可能告诉他么?

    自从进入庄园以来,她一次都没有见过伊妮德,就算见不得光,宫欧派人去查的时候应该也有消息传回来啊。

    难道伊妮德又像曾经的几十年一样又跑了?

    不,如果伊妮德还在,以她深爱乔治的程度怎么会眼睁睁地看乔治走到同归于尽的这一步,她最在乎乔治的地位和名望了。

    “你撒谎!你在撒谎!”乔治忽然激动地冲她吼道,“她不可能恨我,她恨我当时就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!”

    当时?哪个当时?

    是说百年合作计划的时候么?他在伊妮德的眼里见到了爱意?

    “伊妮德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时小念问道。

   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否则伊妮德不会任由乔治这么作为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撒谎!你一定在撒谎!”乔治大声地吼她,对她的问题置若罔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伊妮德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!她不可能恨我,那么多年了,她不可能恨我,不会,她永远不会!她更不会背叛我!”乔治整个人失控,将枪口用力地抵在她的额头上,“说,你们合作了什么?你们合作了什么?”

    时小念的头本就因为磕过而疼得厉害,这一下更是疼得她几乎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意志靠在墙上,鲜血从额头的伤口渗出淌下来,时小念动了动苍白的唇,“她对你的感情早被时间冲淡了,她常年对着自己毁容的脸就怨恨,她恨你的妻子,恨你不理解她的感情还虐待你们的孩子比特。”

    “说!说下去!你们合作了什么!”

    乔治激动地喊道。

    好疼啊……

    宫欧,她快撑不住了,真的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时小念闭了闭眼,然后继续说道,“她需要一个机会回到你身边,需要扶自己的儿子上位,需要有股力量支持她不被你妻子继续折磨,宫欧就成了这股力量,百年合作计划就成了这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她继续编着谎,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拖时间。

    乔治似乎是难以接受这个事情,眼神近乎吃人地瞪着她,呼吸加重,“那她还是回到我身边了!她还是回到我身边了!”

    “可她不是因为爱你才回来。”时小念盯着他道,“她早就不爱你了,我也是奇怪,她竟然不帮着我们任由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她没有宫欧的支持怎么有力量和你妻子斗。”

    乔治瞪她,“宫家一向视我为死敌,你们是不是还逼她害死我,让比特坐我的位置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小念愣了下,她倒是没想过编得这么狠。

    她这一愣神看在乔治眼里是默认了,是没相信他能猜到。

    乔治站在她面前,整个人好像突然失去了力气一般,拿着枪的手缓缓放下来,低眸看向地面,目光失魂,喃喃自语,“她也答应了?她也同意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小念往旁边挪了挪位置,往墙上的时钟望去。

    宫欧,你还不来吗?

   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,那么难找。

    乔治握着枪一步步后退,摇控器从手中掉落,无法置信地自自语,“她同意害死我,她真的恨我虐待比特,我只是要她出现而已,我只是要她出现……没关系啊,她要害死我也可以,我让她害,我可以让她害……”

    时小念皱眉,这人怎么开始胡乱语了?

    她看向地上的摇控器,再看乔治失常地后退,她拖着虚弱的身体往前走去,弯腰去捡摇控器。

    她要看即时影像,她要看家人是否还安全。

    好疼。

    疼痛在时小念的身体里扩散开来,她强忍住去捡,手还没碰到摇控器,人就被狠狠地推开,重重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乔治又站到了她面前,蓝色的双眸狠厉地瞪着她,唇角泛起疯狂的笑意,“别想活了!走到这一步,一个都别想活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不理会她,弯腰捡起手中的摇控器冲她摇了摇,“看到这个红色按钮了吗,一按,你的孩子们一个都不会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时小念见关就要扑过去,乔治往后退了一步,笑得极度残忍疯狂,“都别活了,通通给我陪葬!全部!你们全部!”

    乔治的拇指慢慢往红色按钮按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时小念倒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乔治!敢不敢到窗前来看一眼!”

    宫欧张狂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乔治握着摇控器猛地转身。

    时小念筋疲力尽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,心几乎跳出来,她转过脸,只见乔治朝某个方向走去,宫欧的声音继续传来,“不敢出来?不来见见你现在最想见的人?”

    乔治站在那里没有动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好了,她已经正常了!”

    宫欧的声音伴随着直升机的螺旋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正常了?

    时小念有些莫名,却见乔治一个人站在大厅的中央,空荡荡的地方,他的身形显得格外孤独,他冷笑一声,“想骗我?没有用,今天没人能活着离开我的庄园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少年声音忽然传来。

    席珏(比特)?

    时小念怔住,他不是在中国么,怎么会突然出现他的声音,她望向乔治,乔治的目光闪烁,“你谁?你是谁?”

    除了她和在场的保镖,没人听得到他的话,他却固执地一遍遍问着。

    他真的失常了。

    “我兰开斯特比特没有死。”少年的声音继续响起,隔空向兰开斯特庄园的每一个角落喊话。

    时小念蹙眉,宫欧这是要干什么,为什么把席珏都扯进来,他已经重生了不是吗?

    “没死。”乔治呆了呆,人往后退去,“没死,这孩子没死,不、不可能!假的,这是陷阱,这是陷阱!宫欧,你休想!这是我的局,谁都别想跳出去!”

    他依然自自语,情绪激动。

    “不出来吗?不来看看你女人正常的样子?你儿子活了,她也好了。”宫欧的语气充满了挑衅,毫无被要挟该有的恐慌。

    伊妮德难道现在不正常吗?

    时小念疑惑极了。

    “陷阱!这是陷阱!全死!全都得死!”乔治自语着近乎诅咒的恐怖字眼,眼神飘忽,手迟迟没有按下手中的摇控器。

    时小念害怕地望着他,生怕他一不小心按下去。

    “比特摔下来的时候其实没有死,是我们设计了诈死。”时小念出声道,“你应该去看看的,你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么,你去找伊妮德证实不就好了?”

    “好了?真的好了?”乔治站在那里,像是整个空荡大厅的孤独舞者,头不自在地左右动着,说着颠三倒四的话,“她恨我,她要害死我,这是陷阱,她好了,儿子活了,她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乔治这个状态……

    “我给你倒数十秒,十秒后我就炸了整个庄园!老头子,我宫欧就跟你比疯狂!”宫欧还在喊话,拼命地刺激着乔治,时小念看着乔治这样真的怕他手抖。

    忽然,乔治拿枪指向她,“你,起来!快点!”

    时小念听着只好从地上艰难地站起来,乔治用枪指示她,“给我往前走,快点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时小念只能听话地往前走去,用保镖上来按下墙上的开关,她的面前出现一条向上的楼梯,乔治吼道,“快上去!”

    怪不得宫欧迟迟找不到她,兰开斯特的庄园本来就大得没边,她又被抓在地下别墅,一时之间自然是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乔治让她上去,就说明他上宫欧的套了。

    “十、九!”

    宫欧开始倒数。

    时小念一手扶住墙,抬起腿往上走去,楼梯很长很长,长得像是没有尽头一般,她走得很累。

    宫欧的倒数慢得厉害,语气张狂得厉害,可时小念还是听出了一声怕意。

    宫欧还是怕的。

    乔治没有听出宫欧刻意放慢的倒数声音,依旧要她上去,时小念迈上最上面一层台阶,吃力得便再也走不动。

    太累,也太痛了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乔治命令保镖拖着她向前,时小念被拖着走到一扇窗前,脸被按在冰冷的玻璃上。

    “现在把窗帘拉开!”

    乔治下命令,自己站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窗帘一开,宫欧的人就能瞄准到他们了,他不会笨到把自己暴露在狙击手的枪口下。

    两个保镖一人一边将厚重的灰色窗帘往旁边拉去,刺眼的阳光一下子照进来,时小念被刺得眼睛疼,她闭了闭眼再睁开,慢慢适应强光。

    她往窗外望去,眼睛陡然睁大,难以置信地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只见穿着一身古旧长袍的伊妮德就站在外面,大大的帽子掩盖住了她的脸,帽檐被风吹得起起伏伏,露出半张全是伤疤的脸。

    时小念震惊,乔治也呆住了,呆呆地望着窗外,步子往前移动,忽听一个保镖喊道,“先生,你看那边!”

    乔治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斜后方的一面窗没有拉窗帘,而窗外也站着一个伊妮德,她站在那里,身影纤弱,纤细的双手拢住帽檐正慢慢地朝他抬起脸……

    “把所有的窗帘给我拉开!拉开!快点!快点!不然我杀了你们!”

    乔治声撕力竭地喊起来。</div>http://www.123xyq.com/read/3/3666/ )